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资讯 > 行业新闻 > 正文
我不是药神:我不管法律,我只要活下去
一位面容苍白的老太太对警察苦苦哀求:4万块一瓶,我病了3年,房子吃没了,家人吃垮了,现在好不容易有了便宜药,你们非说它是假药。我不想死,我想活。谁家里没个病人呢?你能保证你一辈子不生病吗?
这是刚刚上映的一部批判现实的电影《我不是药神》里出现的令人动容的一幕。

《我不是药神》改编自真实事件“陆勇案”,电影的主人公程勇是个典型的市井之徒,靠卖印度的“王子神油”为生,穷困潦倒,交不起房租。

机缘巧合的,患慢粒性白血病的吕受益找到了他,告诉他治疗慢粒白血病的仿制药印度格列宁只要500元一瓶,和正版药效一样,而医院里却卖到4万一瓶。如果从印度偷带回来卖,一定可以赚钱。生活逼迫着程勇走上了这条冒险之路。

开始他将进价500元的格列宁卖到5000,大赚了一笔后被假药贩子张长林威逼利诱,让出格列宁的代理权。但张长林慢慢抬高价格,许多病人吃不起药而离世,包括他熟识的吕受益。当吕受益死去,他重新走上了贩药之路,这次不是为了金钱。从道德层面来说是同情悲悯,在法律层面来说是违法,在心理上来说则是自我赎罪。他将500元进价的药以500元卖出,分文不赚。而后印度格列宁药厂停产,他从药店以2000元的价格购买仍然以500元价格卖给慢粒白血病患者。

看完电影,很难判断谁对谁错:走私卖仿制药的程勇为救白血病人而触犯法律;正版药厂售价高昂是因为研发初期成本大;警察要维护法律的尊严不得不打击犯罪;白血病人因为正版药价格高昂才不得不购买仿制药……电影的深刻之处在于每一方都有自己的理由,这个世界并不是非黑即白,每一种行为的背后都是令人痛心的无奈。

之所以成为现象级电影,还在于它触碰了社会的痛点——高价药成为穷病人的生死拦路石。正如电影中假药贩子张长林对程勇说的“世上只有一种病——穷病,谁也没法治!”除了让人感到痛心之外,也引起观众对国家政策和社会保障的重视和思考:国家是不是要健全医疗保障制度,免除药品的关税等等,让大病有所医,不让贫穷成为剥夺人生命的刽子手;能让人安心地生活在国家力爆棚,有安全感的乐土之上,增强人民的幸福感和归属感。

幸福的基础是生命和健康,只有生命和健康有所保障,我们才能去追求斑斓的梦想,否则,活下去就是唯一的梦想。为了自己和家人的幸福,装修一定要选环保健康的材料。装修中常用的粘合剂、涂料、地板砖、夹板等会释放出甲醛、铅、笨等有害物质,对人体造成损害,抵抗力较弱的人就有可能会引起白血病。

有人说这是中国电影的重生,更有人说这是唤醒人性的一剂猛药,在此之前,你也许从来没有想象过一个患白血病的人和他的家人面临着何等绝境。2016年前,传遍朋友圈的《罗一笑,你给我站住》中,笑笑也是一位白血病患儿,最终不治离世。
白血病是一种异常白细胞疯长,抑制血细胞生成,并导致各种症状的疾病。它不是遗传性疾病,绝大部分是因为后天环境、饮食、生活习惯、毒物接触等因素导致。虽然发病率与其他肿瘤一样随年龄升高,在35岁以下人群中,白血病的死亡率居恶性肿瘤首位。但根据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发布的研究报告显示,我国目前四百万左右的白血病患者,其中有一半是儿童。

在浏览过许多白血病患儿的患病经历中,不难发现一个共同点:许多家长在新婚前后往往对房间进行翻修,或新房装修不久后就住了进去。


装修材料中的污染残留在正常通风环境下,往往需要半年以上时间才能降到国标以下,在有甲醛、苯等有毒气体的环境中生活,免疫力低下的幼儿更易患病,另外,在调查中显示,三四线城市患病率更高,装修建材不过关怕是主要诱因。

家里的空气好似养育花朵的泥土,它无孔不入,你可能还从未在意,健康的空气可以让你茁壮成长,问题空气则需要集中治理甲醛,即使通风半年依然可能会有毒气残留